短短时间内,绿党、德国联邦环境保护机构和世界自然基金会均表示应尽快实行煤电退出计划。多个团体均研究发现,如果不尽快大力推动煤电退出计划,德国将无法实现气候减排目标。

Sun ries behind coal power station ( Credit: Phil Noble/Reuters )

2016年,德国的煤电在发电中的占比相较2015年降低了1%。德国社会对煤电退出有关的关键问题,如气候变暖,社会结构变动和供应安全性,仍未达成一致。对于绿党而言,目标非常明确,就是尽快关闭20个总计8000兆瓦的污染程度最高的火电厂,以帮助德国实现环境目标(信息来源:Montel),之后,德国煤电厂应在未来20年内全部关停。目前,煤电占德国全部二氧化碳排放的80%(信息来源:世界自然基金会)。图1展示了德国各煤电厂的地理位置和装机量(500到3000兆瓦)。

图1:德国煤电厂分布(褐煤用褐色圆圈表示, 其他煤种用黑色表示)

此外,德国联邦环境保护机构(UBA)在其“2030能源部门的气候保护”研究中假设,如果能源部门在2050年前减少一半的碳排放,那么只能在2030年之前关闭一半以上的煤电厂。UBA为该2030年目标指出4种路径。一是关闭最老的一批褐煤和其他煤电厂(约占所有煤电装机量的55-60%),二是逐步关闭碳排放高的电厂(占所有煤电装机量的75%),三是引入全国性碳排放额价格下限(每排放一顿二氧化碳需支付10欧元),四是限制煤电厂的年发电小时数不超过4000小时(信息来源:Montel)。

世界自然基金会的研究也指出了类似方向。该研究由Öko-Institut和Prognos完成,呼吁2019年前德国应关停所有已运行30年以上的煤电机组。该举措可以减少德国88%的排放量,但也意味着德国一半的煤电机组将停运,该部分装机量共计约二万三千兆瓦(信息来源:Montel)。其余的煤电厂在2035年前被逐步关闭。图2展示了世界自然基金会研究对应的煤电厂关闭时间计划。

图2:褐煤和硬煤电厂在2035年前的系统性关停计划(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研究)

当德国煤电发电量减少时,碳排放交易系统也应当取走相应数量的排放许可,否则其他部门如工业将会失去减排动机。 UBA主席Maria Krautzberger指出电价的增长会非常缓和:“电力批发价格涨幅最高不会超过0.2分每千瓦时”。此外,2030年前煤电机组的关停也意味着德国向邻国的电力出口能力减弱(信息来源:Montel)。Agora Energiewende机构所做的分析也发现了类似结果:2050年一个可再生发电占95%的电网将要花费64亿欧元,该成本包括了发电机组,电网和储能设施。而依靠化石燃料的电力系统将平均花费67亿欧元,比可再生的更贵,该数字是根据12种情况平均得到的。

而辩论中的领导方——联邦经济和能源部部长Sigmar Gabriel,并没有就德国关停煤电一事给出明确的信号。他认为德国何时应关停褐煤机组的问题应当由2018年之后的委员会给出答案。目前,决定能源转型日期和评估就业解决方案是当要之急。在相关回应中部长也提到了2030年将是重要的时间节点(信息来源:Montel)。

仍然可以确定的是:温室气体减排只有靠德国减少煤电才能实现。如果德国想要达到它自己设定的气候目标,以及实现在巴黎和马拉喀什气候大会的承诺,那么应尽快为煤电退出做好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