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正在缩减市场中的碳排放配额以推高碳价。与此同时,中国会在2017年开放碳排放交易,届时将成为世界最大的碳交易市场。

Power-poles

欧洲议会环境委员会正在缩紧欧洲碳排放交易计划(ETS)。由于ETS此前设定的碳交易配额过多,目前的碳价格仅5欧每吨。巴黎气候条约对二氧化碳减排的要求远高于目前,然而低碳价不足以对工业生产形成足够的减排激励。

因此,针对2021-2030年的ETS改革将使得更多的碳排放许可从市场中移出,约8-10亿的排放许可会被转移到所谓的“市场稳定性储备”中,以提高碳排放许可证的稀缺性,推高碳价。这些被打入“冷宫”的碳排放许可相当于欧洲半年的工业排放。

此外,欧盟议会还建议以每年2.4%的速度减少许可证的发放,比欧盟委员会建议的2.2%更高,相应减少约400万吨的二氧化碳排放。然而,一些参与国际碳排放交易的企业就如释重负,因为他们的免费排放许可量会增加5%。总体来说这只会把ETS的免费许可证比例从43%提高到48%(来源:Montel)。

Figure 1: Price development of CO2 emission allowances in Europe in 2016 (Source: Montel, ICE)

根据欧盟议会,海运业和空运业也会提高在ETS中的参与度。从2021年起,所有停泊欧洲港口的船将会被纳入ETS,欧洲航空业的免费排放许可会从85%下降到“仅”50%,这50%会沿用先前的发放方式。(来源:Energate)

数年以来,ETS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碳排放交易市场(占80%份额),但中国正准备后来居上,把各地区的二氧化碳市场整合为全国的交易系统。在这个国家级碳交易市场上会有30-50亿的排放许可,将一举超过ETS的20亿许可。中国发改委称第一次许可证的分配将在2017年上半年结束。目前会有八大行业参与新的交易系统,其中包括发电、航空和钢铁行业。

能源消费超过10000吨标准煤的公司都必须参与这个新市场,目前符合条件的公司总计超过7000家,涵盖了约中国一半的碳排放量。发改委气候变化司副司长蒋兆理估计2020年的碳排放价格约30元每吨,是先前试点的地区市场的平均价格。

Figure 2: Price development of CO2 allowances in USD per ton at different Chinese regional CO2 markets (Source: Tellhow)

与此同时,发改委并不期待2020年前碳减排有实质进展:“如果价格达不到200-300元每吨,公司是不会感受到压力的,这在2020年前不会实现。”2020年后会新增碳交易期货,市场将达到600-4000亿元。碳交易市场是中国减排中的重要一步,中国2030年将达到排放量峰值。